• 散文
  • 文學 » 散文
  • 又聞甘蔗香
  • 來源:增城日報 作者:[聞 櫻] 發布日期:[2020-01-13 10:01:08]
  • 這兩天,甘蔗這兩個字總不由分說地直蹦眼前。

    先是昨天好友阿連捎來八根甘蔗,黑皮蔗和青皮蔗各一半,一大捆甘蔗實沉得很,我根本提不動,加上我的門牙剛裝了烤瓷牙,再也無法像以往那樣大嚼甘美,只是感動于友情之暖。再而,今天姐在微信里說及夢境:她夢見在舊居的街角,遇見母親拿著兩根黑皮甘蔗迎面而過,連個招呼都來不及打……我回復姐說:“母親生前最喜歡吃甘蔗,并且她還喜歡把甘蔗放到鍋里蒸熱了再吃?!痹谶@個寒夜里說及母親蒸甘蔗的一幕,頓覺有一股子蔗糖濃香揮之不去,于是,很多有關甘蔗的記憶一節一節地浮現。

    1995年元旦,我和同學在大學門口遇到擺賣甘蔗的,盡管,她這北方人也不是第一次吃“南方這些奇奇怪怪的水果”了,但她突然間問我:“你說這甘蔗能算水果嗎?無花又無果的?!?經她這么一問,我如夢初醒一般,是啊,這從小吃到大的甘蔗,我確實沒想過。所謂水果,非瓜即果,一般有著圓滑的外形,而甘蔗是實心草本科屬,長如竹竿,皮實節硬,它既不是瓜,更不算果,只是植物的莖,在水果當中很是另類。李時珍在《本草綱目》里稱甘蔗為“竿蔗”,后因是制糖原料,遂稱為“甘蔗”。其實,甘蔗也會開花結子的,連續種幾年的老蔗會開出蘆葦一樣的白絮花,估計很少人見過,因大多數甘蔗生長一年就被收割來制糖了,地里很少留下連生幾年的老甘蔗,加上甘蔗也無需特意留種,只需截留一段節稍,插桿即生。每年冬末是甘蔗收獲的季節,又高又壯的甘蔗,有綠色的,有紫色的,有暗紅色的,靠近根部的節上密長著胡須一樣的氣根。

    童年時,走進甘蔗地,爺爺指點我們要首選 “風口蔗”來吃,就是那排向陽長在最外面的甘蔗,因它們獲得雨水的最先滋潤,光照最充足,蔗肉豐厚,這類甘蔗特清甜。爺爺砍來甘蔗,我們爭搶著要吃,爺爺則說:“不要吵,不要鬧,雪梨蔗,人人有份?!边^去,客家人稱黑皮蔗作“雪梨蔗”,爺爺手拿削皮刀,一邊轉一邊削,不一會兒黑皮甘蔗就脫胎換骨,露出一身亮黃的肉,水靈靈地呈現在我們眼前,發散著香甜的味道,讓人垂涎欲滴。爺爺再用刀在節上輕敲幾下,“咔嚓”一聲脆響,甘蔗折成數段。這時削去黑皮的甘蔗,才感覺比較接近水果的樣子。有時候,我們等不及削皮,直接用牙齒“呲溜”一聲,把蔗皮撕扯下去,然后“咔嚓咔嚓”地咀嚼那冰柱似的蔗肉,任憑甘洌汁水在口腔里撒歡翻騰,每一口都甜蜜到心底,感覺自己像一臺馬力十足的“榨汁機”,大嚼之后,“噗”地一聲,啐出滿口蔗渣,那感覺真叫爽。于是,小孩子之間嬉笑那長著大板牙的小伙伴為“榨汁機”——“大板牙真是好,可以刨西瓜,又能榨蔗渣,打架開片時,還能頂幾下!”分吃甘蔗的時候,越小的孩子往往喜歡貪多,挑最長的一段,這是甘蔗的尾稍,味道較淡寡;最好吃的是甘蔗中間的那幾節,節疏肉厚味甜;根底下的那段最甜,卻是皮硬節密難咬,童年時正處換牙期,常因吃甘蔗把牙齒掰倒。因此,分吃一條甘蔗,往往最后挑剩的便是頭尾兩端。趁著分甘蔗的空兒,爺爺則說:“蔗無兩頭甜,先揀甜的吃,則越吃越淡?!?甘蔗的莖節從軟到硬,味道從淡到濃,品味甘蔗,就像人生的探求,把美好留在最后,歷經了酸甜苦辣才叫圓滿。

    開春之后,如果蔗肉呈粉紅色,就代表霉變,不能吃了。所謂“清明蔗,毒過蛇”。甘蔗自古常被人稱道——如唐代詩人王維在《櫻桃詩》中寫道:“飲食不須愁內熱,大官還有蔗漿寒?!贝笪暮捞K東坡被貶嶺南后,這樣描寫甘蔗:“老境於吾漸不佳,一生拗性舊秋崖。笑人煮積何時熟,生啖青青竹一排?!边@甘美的汁液里凝結了蘇軾的一聲嘆息?,F代詩人郭小川寫的《青紗帳,甘蔗林》——“南方的甘蔗林呢,只有大氣的芬芳,只有朝霧的蒼茫!處處有歡欣的呤唱,時時有節日的盛裝!” 歌贊甘蔗林的脈脈情深。有的詩人則以甘蔗自嘲——“厚皮唯找削,有節恨天高。人慕汁甘洌,身難牙底逃。無味應知誰肯嚼,一經親密棄如渣。此身早覺人貪劣,故肯開花不結瓜?!眹鴮W大師季羨林晚年專門寫了一部七十萬字《糖史》,揭示隱匿于甜美味道深處的人類文明史。其實,甘蔗算不算水果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它給我們生活發揮的作用遠超過一般的水果。黑皮蔗性質溫和滋補,適于生吃;白皮蔗味甘而性涼,有解肺熱之效,白竹蔗常搭配荸薺、白茅根、冬瓜條、紅蘿卜等煮成嶺南人最經典的一款糖水。增城最好吃的黑皮蔗產在荔城街的廖村,最優質的白皮蔗則是長在新塘鎮的“水南白蔗”,汁多皮薄肉脆,有“玻璃白蔗”之稱。嶺南人因蔗糖衍生出很多習俗俚語,如那一句“掂過碌蔗”,“掂”是快捷順利完成的意思,“碌”是形容一條甘蔗長得挺直,用以表示某些事情進展非常順利。又如,過去客家女子出嫁時要給同村姐妹“發花紅”,把三尺長紅綢帶纏在一節甘蔗上,既祝福出嫁后的日子甜甜蜜蜜,又寓意把喜氣帶給姐妹們。記得我姑姐出嫁時,我對領到的三尺紅綢帶毫無興趣,只顧著大嚼甘蔗,一邊嚼一邊看著姑姐坐上接新娘的車離開了老屋,彼此相望的眼里有淚不舍……再如,到臘月二十三祭灶時,需買來兩根帶著葉稍的甘蔗放在家中,喻意家業步步高升,做事有頭有尾,祭灶時,再擺上兩碌甘蔗當作討好灶君返回天庭做天梯之用,俗話說,“借梁當梯,有借有還,萬事不難”,為了讓灶君在玉帝面前多講好話,供品一律做的是甜膩膩的糕餅,樣樣都少不了蔗糖。童年時,甘蔗還是一款能吃、好玩、現成的“武器”,常被男孩子當作棍棒來耍,如曾在電影中,李小龍一口氣打斷二十多根甘蔗;更有提及曹操的兒子曹丕曾以甘蔗代替寶劍,與大將鄧展比武;我還曾經在甘蔗地里看見“潑婦銀”用甘蔗打架,隊長被打傷送院救治,“潑婦銀”則被派出所拘留兩晚,因她膽敢誣陷派出所的人調戲她……

    記憶里,在“谷雨落耕,插木都生”的時節,來個全家總動員,趕著牛,挑著肥,扛著泥耙來到地里種甘蔗。先是深翻平整土壤,用鐵锨在畦埂上挖坑,然后撒上農家肥,接著往坑里澆水,小孩子負責把甘蔗扶正填土,再用腳壓實根基。幾場春雨滋潤后,甘蔗仿佛見風即長,微風過處,葉與葉相觸,發出沙沙輕響,遠遠望去,甘蔗苗像一排排精神抖擻的士兵,列隊在春風里,接受大地的檢閱。懶惰的人是種不出肥美的甘蔗的——“懶人不彎腰,葉多蔗瘦黃蜂腰”,因要及時把根部的老葉手工剝除,露出莖節才能長得更粗壯。但剝蔗葉卻是累人的活,需彎著腰走進蔗地里掰剝葉子,貼著臉的葉子利如刀片,再怎么小心,手上、臉上、脖子上都會留下道道傷痕。有一回,奶奶去掰蔗葉忘記戴涼帽,爺爺立馬斗笠讓給她戴上,還不忘幽默一句:“你進蔗地敢不戴涼帽?想變花臉貓啊,出來誰還認得你??!”我在田埂上聽見,既覺得好笑,更體會到冬天能吃上一根甜美的甘蔗,確實要付出“節節皆辛苦”的心血。



  • 熱點
  • http://www.1373282.live/cl/index.html
    廣州日報報業集團| 關于我們| 廣告服務| 版權聲明| 招聘信息| 聯系方式|

    Copyright (C) 2001-2010 zcwi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粵公網安備 44011802000006號 未經增城之窗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
    地址:廣州市增城區荔城街荔鄉路81號 郵政編碼:511300 粵ICP備06003862號

    增城之窗服務熱線:020-32821355 傳真:020-32822591

    鲍鱼加工赚钱吗